快捷搜索:

几人正在说话间,孙不二跟白乐天出现了

随着饭菜上来,剑奴看到还真是简单的饭菜,有些不开心,嘟囔着嘴说:“老大,这也简单了吧,反正是那个任不语请客,干啥不要些好的,像什么红烧肉啊,烤大虾啊,我都喜欢。”
 
    秦阳白了一眼:“我还喜欢呢,但是吃人的嘴短没听过,这任不语的饭就那么好吃,他可是有目的的。”
 
    剑奴听完马上说:“也是啊,那家伙处处想巴结老大,看见他我就烦,要真是吃了他什么好的,还真就有些嘴短啊。”
 
    几人正在说话间,孙不二跟白乐天出现了,原来这些人早就在此候着了,现在听说秦阳到达,而且有任不语请客,孙不二跟白乐天可不惯着任不语。
 
    孙不二往那一坐,就开始招呼小二:“小二,这位兄弟说了,像什么咸鱼、腊肉还有烤大虾,总之捡最贵最好的管足管饱了上来啊。”
 
    看到孙不二坐下后,一付很有钱的样子,专捡好的盯,剑奴说:“孙老头,你有钱吗?”
 
    孙不二乐了:“我啊,我当然没钱,但是任不语花钱,我怕啥?在说了就任不语那德性,不宰他宰谁?”
 
    还是孙不二的话对剑奴的脾气,但是又怕秦阳说他,剑奴说:“孙老头,咱们可说好啊,这东西是你们两个点的,可不是我跟老大要的,最多我们只是跟着沾光而已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剑奴把白乐天也稍带进去,白乐天一脸不悦,说:“剑奴,这里面有我白乐天什么事啊,不带这么稍带人的。”
 
    青莲这会忍不住想乐地说:“白前辈啊,一会儿菜上来您是吃呢,还是吃呢,除非你说看着一桌子好菜不吃,这事就跟您没有关系。”
 
    白乐天哪里知道青莲的厉害,遇到这样的魔女,加上剑奴,只有自认倒霉的份,呵呵一笑说:“哈哈,看来真得跟我有关了,好好我认栽。既然是任不语请客,那这几个人怎么行啊,外面还有一帮人候着呢!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他们两个是真待见这个任不语,而且任不语这人缘真是不咋地,随着白乐天的话,后面呼地涌出一大桌子绝世强者,听说任不语付账,全都往死了捡好的点。
 
    虽说付了足够的定钱,但是小二这会儿也开始盘算起来,虽然在来一桌子也能有剩,可是哪比只招呼秦阳他们几人赚得多,马上说:“可不能在加人了哦,不然这多出的账,可要在座人的贴补了,这都勉强够本钱。”
 
    所有人都看得真切,小二手中可是拿着那么大一锭银子,果然是商人本色,如果不捡最好最贵的上,一般水平的话,起友秦阳他们一行,在这里吃住一个月都不成问题,这也能给小二说是保本?
 
    但是一想反正都是任不语的钱,管那么多干啥,就一个字——造!
 
    甩开腮帮子造就对了。
 
    任不语虽然刻意讨好,却故意不现身,用他的话说是给秦阳留下更好的印象,如果他出现了,反而会坏了雅兴。要是这会他在场的等方面,肯定直接气晕过去,他讨好秦阳,这些人反过来猴子摘桃跟着吃白食?
 
    此时的任不语,正在前路打点。
 
    为了讨好秦阳,他这次下了血本,在往前面还有两处是秦阳落脚的必经之地,那边的客栈、茶楼、酒肆,他都提前给秦阳进行了预留。
 
    总这极尽讨好献媚之能事,这次一定要让秦阳满意才是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