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,本不该儿女情长

申屠飞捷暗中蠢动的同时,秦阳已经在做出发前的准备工作。
 
    秦阳才自回来没有几天,现在又要离开,周萱有些不舍。
 
    周萱到来,剑奴知趣地离开。
 
    离开之前的晚上,月色有些伤感,好像识人心意一般。
 
    周萱说:“阳哥,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,本不该儿女情长,是以萱妹我也不做强留。以免徒增伤感。”
 
    秦阳说:“谢谢你,萱妹。”
 
    周萱说:“你我之间,何必言谢,今日萱妹只有一言相赠。”
 
    秦阳听完,动容地看向周萱。
 
    月色笼罩窗外,分别之景,在看她有一种别样的美,月下赏花,灯下观美,这话绝非虚言,屋内灯光照耀,外面月华如水,自是别有一番风情。
 
    见秦阳如此看,周萱娇羞地低下头:“怎么阳哥,平时也是这样看其他女孩子吗?”
 
    周阳轻笑:“不会萱妹就是临行嘱我,不许这样看其他女子吧。”
 
    周萱见秦阳笑,脸上泛起一团红晕:“哼,阳哥就知道笑话人家,人家要说的话才不是这些啦。”
 
    “哦?那么萱妹,要有什么话相赠?”秦阳问了起来。
 
    周萱答:“我前面说了阳哥是做大事的人,自不必日日儿子情长,但须记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所以只盼阳哥此去,勿以萱妹为念,一切以大事为重。”
 
    秦阳听完更加动容,脸上流露出关爱之色,心想:“我秦阳有女友如此,夫复何求,如此善解人意的萱妹,真是有些不舍。”
 
    想到这些秦阳说:“萱妹,你放心我秦阳很快就会归来。”
 
    周萱说:“好,那就拉勾,这是我们的约定,我等君归来,待君归来时,娶我可好?”
 
    秦阳也是没想到到了动情之处,周萱居然说出这番话来,秦阳点头,给了周萱一个郑重的承诺:“好,我秦阳以天上明月为鉴,待我归来,定当娶你!”
 
    “那就拉勾勾,嘻嘻。”
 
    后面周萱露出俏皮的笑容,跟着把右手小指伸了出来。
 
    两人勾动手指之下,算是有了约定。
 
    如此二人又自缠绵过后,方自分开。
 
    虽然两人尚未越界,但是彼此间因为长时间的相拥缠绵,已经内心起了牵挂。
 
    第二天,秦阳离开。
 
    周萱没有送行,但是彼此间有了牵挂,何须面对面送行,心意早就互通。
 
    一边算着秦阳离开的时间,周萱轻声在她的屋内,说:“阳哥,我待你早日归来。”
 
    而秦阳离开圣域学院时,回头一望,亦是轻声说:“萱妹,你定要待我归来。”
 
    秦阳带着剑奴,两人前往荒古秘境。
 
    要去荒古秘境,需经南波城和日落沼泽两处。
 
    日落沼泽绵延不断,中间无法补给,唯一中途补给的地方,只有南波城。
 
    南波城内,青璃归来后,初起时还有亲瑕陪同青莲,但是作为南波城圣女,她有义务也有责任辅佐现任城主欧阳忠打理城中事务,所以渐渐地陪青莲的时间就短了。
 
    少了青璃相伴左右,开始吵着这里实在无趣,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